白槿

aph/伊双
bsd/双黑
小英雄/轰出 上耳 切爆
企鹅号227018689
是个废置文手

咔酱这个票数很危险啊……
要撑下去鸭!

音乐咖啡屋(一)

*伊双亲情向
*百年更文,不过可能没什么人想看
*ooc有,不适者请退出
*性格可能把握不好抱歉
*如果以上均无问题,祝阅读愉快

  “来一杯咖啡,两包糖。”有客人进店了,推开玻璃门,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好的!请稍等一下!”活泼的声音从厨房传出。趁着自己点的东西还没上,客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细细端详着这家店:墙上是各国著名景点的墙纸,欧式的小圆桌和椅子,风铃随意可见,吧台旁边有一个高台,上面摆着小提琴。
   这家店的主人品味还真是不错呢。客人这么想着,心情也好了起来。
  “ve!来啦!抱歉哦久等了!”一位身穿制服的橙发男生端着盘子来到客人面前,把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上桌。咖啡的中间,有一只小巧的“♪”的符号。客人微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谢。
  “能否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费里西安诺哦。”

                  一
   “喂,不是叫你不要再来这里了吗?”又有人进店了。客人忍不住瞥了一眼,心想:他们是双胞胎吗?长得还真像啊。不过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费里西安诺慌了手脚,一不小心让盘子掉到地上,“咣”的一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在小小的店里回荡。刚要弯下身去收拾,却被拦住了。“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叫你别来你硬要来,在家休息也有人照顾你不是好?”罗维诺找来扫把,快速清理掉盘子碎片,还不忘说教一番。
   费里西安诺有些委屈,明明他只是想帮哥哥一点忙,帮哥哥减轻一点负担啊。可是为什么到头来还是只会添麻烦……
   “好了,别整天垂头丧气的,今天还没做检查,伊丽莎白已经在家里等你了。”罗维诺见刚才的客人已经离去,看样子也不会有其他人要来了,便把费里西安诺推出门外,关了店。
   “怎么样,这几天有好转吗?”罗维诺有些着急地询问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收拾好检查用的器材,“还可以,但是比昨天要差一点。小费里要好好听别人的话呀,大家这么做都是为你好呢。”
   费里西安诺有些怔,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只记得哥哥,对于除了哥哥以外的其他人一点印象也没有,有时会陷入昏迷,脑子里一片黑暗,只有一丝丝微弱的光,可是不管怎么都触碰不到。
   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症状,只能根据其他比较类似的病来开药控制。
   “喂喂,别发呆,要是实在想找事干就去整理书柜。”罗维诺还是不忍心看到他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自己当然也心疼,可是又没有任何办法。
   待费里西安诺离开后,伊丽莎白的语气中充满了心疼和责备,“你陪他的时间果然还是太少,这样下去说不定病情会越来越严重的……你那些工作就不能放一放吗?”
   罗维诺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无奈地叹了口气,弟弟自然是最重要的,可是不工作,哪里来的钱去给他治疗……?
   “抱歉……麻烦你了。”深知自己不能帮到忙的罗维诺,只能把一切都托付给伊丽莎白。
   气氛有些沉重。

(未完待续)
 

真的不考虑来下个单什么的吗
都已经快凉掉了耶

无限梦境

*黑塔守护周年庆
*刀子请注意  不适者请退出
*ooc见谅
*无限梦境:就是一个梦结束后又再进入另一个梦
  和往常一样,依旧是个宁静祥和的夜晚。教堂外的灌木丛里,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又一阵的蝉鸣,听上去格外烦躁,像是预料着什么不好的事。月光给教堂顶部的十字架镀上一层银色的光晕,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费里西安诺做完祷告后,早早的上了床准备睡觉。翻来覆去,却丝毫没有睡意,从来没有一个夜晚像今天这般清醒过。他紧紧闭着双眼,试图用这种方法来使自己入睡。可过了一会,不仅更加清醒,眼睛还有些疼痛。
  啧……
  突如其来的坠落感让费里西安诺有些慌张,仿佛有一双手,从背后用力的拉住了他的裙摆。试图伸出手抓住什么的他,猛然间发现,自己周围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剧烈的疼痛使费里西安诺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嘶……”身体各个地方传来的痛,让费里西安诺倒吸了一口凉气。刺眼的白光从头顶倾泻下来,刺着他的眼睛。
  “这是……哪里?”
  环顾了一下四周,是毫无止境,空荡荡的白色,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在硕大的空间里向四周传开,越来越小,直至听不见。没有天花板,没有墙壁,只有光和地面。眼睛受光照久后,视线开始出现大小和深浅不一的黑色斑点。
  费里西安诺尝试着站起来,但整个人重心不稳,又没有东西可以攀扶,再一次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有强烈的痛感,是梦?还是现实?如果是梦的话,未免太过于真实了……
  无数次的尝试后,终于站了起来,试探着走了几步,眩晕感越来越严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头顶上的白光越来越明亮,视线逐渐模糊,最终还是支撑不住自己沉重的身体,再一次昏倒在地上。


  又一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森林外的小木屋里。这是穿越么还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发烫,但是身体却没有任何不适感。
  屋子里的摆饰大多是木制品,一旁的小橱窗里,摆着几个木头做的饰品,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屋顶上的木纹虽然格外简洁,但却令人感到舒适。“有人在吗?”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小小的屋子里回荡着清晰的回声。
  还是在做梦吗…
  用力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前的景象让他差点失声叫出来:窗外所有的树木正以极快的速度腐烂,很快,大片的勿忘我取代了他们原本的位置!这…这到底…
  费里西安诺的冷静终于还是没能支撑到他梦醒。他慌慌张张的跑出门,映入眼帘的全是蓝色--天是蓝的,海是蓝的,花也是蓝的。甚至让人感觉,这个世界除了蓝,再没有其他颜色了。
  明明是花,却闻不到一点香气。
  费里西安诺多希望有个人现在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个梦,很快就会过去了,那些消失的树不过只是假象,也不存在勿忘我取代森林这种事。然而没有,再没有其他人了。
  地面开始塌陷,还没反应过来的他,沉入黑色的深渊,最终还是无法获得神的救赎。
  “醒醒吧孩子,你已经失去了一切。”  “既然什么都没有的人,为什么要活着呢?”


  “不!我要活着!我还没有等到哥哥回来!”
  被吓得一身冷汗的费里西安诺,神情有些恍惚。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我不想再活在梦里了……
  阴暗的楼梯上,身着长袍的人捂着头,肩膀微微颤抖着。费里西安诺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想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清醒。脸上仿佛烙上了印,火辣辣的疼。可是自己的脑子里还是一团糊,耳边仿佛有苍蝇在嗡嗡飞着。
  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反射太阳的光。
  眯起眼睛凑近一看,是自己的十字架。
  为什么会在地上呢……刚想伸出手去捡起,指尖触碰到十字架的瞬间,十字架出现了一丝裂痕。一点点的,慢慢的,碎,了。
  费里西安诺的瞳孔瞬间放大。什么…怎么可能…这是哥哥给我的啊!试图伸出手去捡起碎片,可是手在不停的抖,根本没办法捡起。“不,不可以…这是…这是我唯一的东西了”
  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已经说过了,你早已失去了一切,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阳光依旧,而人已憔悴,故阳光不再明媚,花不复明艳。


  还是在做梦吧。
  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熟悉:铺了红布的台,彩色的窗户,房子顶部的十字架。回到了教堂吗?终于醒了吗?
  费里西安诺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真的醒了。他不敢想象,如果还继续被埋没在梦里,自己会是什么下场。明明只是一个晚上,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头顶的灯开始摇晃了起来,桌子上果的水果也开始滚动,台灯开始忽明忽暗。费里西安诺深感不妙,用尽全身力气跑到室外。
  轰的一声--
  教堂坍塌,大块的瓦砾和玻璃砸了下来,一瞬间尘土飞扬,空气中夹杂着灰尘,使得呼吸道极其难受。费里西安诺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两行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这是梦吧…绝对是梦吧。教堂怎么可能会倒塌,那么坚固,那么温暖,就好像哥哥的拥抱一样,让人安心。而现在教堂倒塌,哥哥也不在,果然自己是什么都没有了啊。
  以后该怎么办呢,会不会就这样一直活在梦里,永远都出不来呢?废墟中,依稀能看得见十字架的残骸。望着眼前的支离破碎的教堂,费里西安诺轻笑了一下,好啊,真好,也许,命中注定陪伴自己的,只有孤独了吧。


  远处隐隐约约走来一个人,是哥哥吗……?
  没能守护好教堂,没脸见他了呢。
  越来越近了,随着距离的不断缩小,人影也愈发的模糊。费里西安诺等不急想要扑到哥哥怀里好好哭一场,可是,哥哥穿过了自己的身子,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后走。“哥哥…你看不到我吗?”费里西安诺追上去,想抓住哥哥的手,却无济于事。
  别……别再离开我……


  “你没事吧?是做了噩梦吗?脸色不太好看啊……”熟悉的身影坐在床前,担心的看着费里西安诺。还是梦吧…一定是的。
  “没事了哦已经,不要再去想那些可怕的东西了。”神谕者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膀。是久违的温暖,夹杂着一点陌生。“哥哥,告诉我,我还在做梦吗……”当他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抖的不像话,手心早已浸出一层汗。
  “不是梦呢,我回来了呐。”
  费里西安诺感到脸上一阵湿润,眼睛微微胀痛,是眼泪吗?不由得用力抱紧了眼前的人。
  “不哭哦,真的回来了。不会再让你受苦的。”

点文-花夫妇

你难道只能看得见自己的缺点吗
--花夫妇
*肥啾乱入
*不喜勿喷
*友情向!(划重点)
*如有ooc请见谅
*结尾部分路德说的话也是想对所有负能的小天使说的话呢

  本应该十分热闹的公园,此刻却十分寂静。看上去挺和谐的,但是偏偏有这么一个不讨喜的小东西要打乱短暂的美好。
  “啾-啾啾-”草地正中间,一抹黄色的小巧的身影正大摇大摆的散步,还时不时瞅一眼站在小径上不知所措的人。
  路德维希抬起手揉了揉额头,眉毛快要皱到一起,“啊为什么哥哥要让我来帮他找小鸟……”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他还是不得不答应下来。因为--如果让哥哥亲自来找,怕是又要出什么乱子最后还得是自己来收场,越想越头疼。
  草地中央的黄色小鸟依旧目中无人。
  要抓到了…差一点点…!“啾啾-啾-”眼前有人影一闪而过,于是本来早已应该到手的小鸟扑棱着翅膀又飞了起来,站在树枝上俯视着路德维希,仿佛在挑衅:你能抓得住我?
  刚刚跑过去的人又急匆匆返回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本来要发火的路德维希见到是费里,怒火便平息下去,只能暗自感慨自己运气不好,开始思考一会怎么向哥哥交代。
  费里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诶!路德!你怎么会在这里!”路德维希是从来不会自己一个人来公园的啊,除非是有人强行把他拉来。
  路德维希又想到了哥哥那微妙的表情和交代:“west!听安东他们说我头上的小鸟不见了耶,你去帮我找回来咯。本大爷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kesesesese…”
  “我来帮哥哥找他的小鸟。”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胃病又复发了。
  由于阳光过于刺眼,费里眯起眼睛,看着头顶树枝上的小鸟,一脸跃跃欲试:“ve~~我来帮路德抓好不好!”说完,便伸手到口袋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番茄,放到树底下。
  “你…真的行吗?”
  “放心哦,绝对可以的!”
  果然,不过多久,树上的小鸟瞅见的树下红的仿佛能滴出水的果实,终于还是禁不住诱惑,跳到番茄上,一点点的啄食起来。“哐-”路德把鸟笼盖了上去,这只高傲的小鸟就被关在里面,无济于事的踹(?)着番茄。
  “真是谢谢你了,帮了大忙呢。”路德维希看着笼子里毫不安分的小鸟,感激的对费里说。
  费里如阳光一般的开朗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可是……“这样一来,我也不用被别人说成没用了呢。”
  路德维希神色复杂的看着费里,他从来没想过费里会有这种想法,也从来没有想过费里会如此在意这件事,原来自己无意识中已经伤害了他那么多次吗…
  “对不起,是我以前太……”
  “不,路德你并没有错哦,是我自己太弱小了呢。你看,每次朋友有难的时候,我都帮不上忙呢。”
  “可是你会做饭,你会画画,开朗的性格使大家看到你心情也会不由得变好。你能不能好好想一下自己的优点啊,难道你就只会拼命的觉得自己没用吗。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事,这一点还需要别人跟你说?”路德维希生平第一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微微喘着气。
  费里愣住了,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导致他说不出话。良久,他笑了,发自内心的,像是解脱了的笑了。“Grazie”
  公园里,有两个人,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新界和Bella的日常?

假如Bella和新界见面
*当然只是“假如”
*根本不存在这种情况的,不存在的
*临时脑洞 不喜勿喷
*卡斯帕先生串场预警
1. 
  教堂里传来一阵优美的歌声。是守护者在唱着圣歌。
  “吱呀--”教堂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你……”门外站着一位身穿长袍戴着大红缎带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唱歌的人。
  歌声戛然而止。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这这这…!”新界伊吓得连话都说不完整,这不是真的吧!?
  门口的人已经冷静下来了,急匆匆走进教堂后把门关上。“你是……?”
  “我,我叫费里西安诺!是教堂的守护者!”新界伊瞅着面前的人穿着跟自己一样的衣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禁有些慌张。
  “是吗,我也叫费里西安诺,也是教堂的守护者呢…”Bella面无表情的看着新界,“你不用紧张,如果你是好人我不会伤害你”
  新界伊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真,真的?”
  Bella没有再继续理他,径直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们…”刚从办公室走出来的神谕者大人被眼前的情景吓到差一点就要进厨房:Bella仍保持着要上楼的姿势,不料被新界从后面一扯,两个人都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好在楼梯并不高。
  什,什么情况?!神谕者拿着文件的手微微颤抖。噢老天这绝对是在开玩笑,怎么可能会……
  “你就是那个很强大很厉害的守护者对吗!”新界伊从地上爬起来,猛然想起之前在书上看到的记载。
  Bella揉了揉手臂,啧,这一下还摔得不轻。“是啊,反射弧这么长…这是我哥哥。”新界伊明显的愣了一下。
  “不对这明明是我哥哥啊。”
  “你说什么?”
  “这是我哥哥!”只有在关于哥哥的事上,新界伊才不会退缩吧。
  罗维诺画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这两人的心平静下来。
2.
  “又来了…吗”Bella偶然瞥见教堂外的上空,某个喜欢搞事的瓦尔加斯又准备来找茬,额角隐隐作痛。
  “哟~今天意外的没有看着教堂吗?”卢西安诺看着Bella正安安静静的坐在花园里,不禁有些惊讶。
  Bella用手一指教堂里面:“有人帮我看了……”
  “???又多了一张令人厌恶的脸呢。”身上长着翅膀的人试图闯进教堂,不料被巨浪噗傻※~~~地拦了下来。
  “虽然他比我废柴,但是我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原来你也是个大好人呢!”晚饭的时候新界笑眯眯的对Bella说着。
  “…是吗”→无言以对
3.“呐呐,我们一起唱圣歌好不好。”新界伊捧着两本书,一本是给Bella的。
  Bella难得的接过了书。
  神谕者:什么??!!我当初让他跟我一起唱还不愿意,为什么现在换了个人就答应了!?
  于是,亲爱的卡斯帕先生和神谕者大人每天都沉迷这两人唱歌而不务正业。
[别问我为什么每个片段的篇幅越来越短]
4.
  “哥哥!你看到他了吗!我整个教堂都找遍了啊!”习惯了有Bella在的生活,突然不见到人,新界慌慌张张的跑去找神谕者。
  神谕者揉了揉他的头,“他去别的地方玩了呢,可能要很久才回来了。”实际上,只有神谕者自己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回来了。
  毕竟这次是用十年的记忆去换的啊。

[可能会有后续]
 

以前的脑洞

“从初中开始,他们二人,便已结下情意。如今已过去十几年,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让我们祝福他们,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又是一对新人走到了一起呢。
  主持婚礼的司仪内心这么想着。
  “ve…这场主持终于结束了呢…今天可有点累哦。”司仪眯着眼睛,在后台伸了个懒腰。
  “嘿!今天晚上六点你还要主持一场呢!快去准备!”场外有人喊到。“知道啦!等会记得给我准备pasta哦!”
  费里西安诺不情愿的应答着。什么时候我也能体会一下这种被别人主持的时候呢,总是我去主持都已经腻了啊。

--精疲力尽的和平对面,是愈战愈勇的战场--
  两军交战,战火纷飞。
  “呼-呼…”身穿军服的男子无力的倚在沙包上,大口的喘着气,手捂着地方,有鲜血冒出来。一位士兵急匆匆跑过来:“报告长官!敌军已投降!请指示!”
  罗维诺的脸染上一丝笑意,“投降了么?还真是不容易啊…交给少校去办吧,我也累了呢…”费里西安诺,我很快就要回来了。想到这,罗维诺抑制不住的高兴。
  “嘭---”
  ……
  ……
  抱歉…回不去了…费里西安诺,要好好的,活着…
--战死的将士,有硝烟做伴,与枪声共同消逝--

  “什…么…怎么可能啊。”费里西安诺笑的很灿烂,好像冬日里的阳光。“哥哥怎么会不要我了呢?怎么会有这种可能呐~ve,不要再骗我了哦!”
  终究,还是自己在欺骗自己,事实已经无法改变。
  主持人所说的葬礼词,费里西安诺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是牢牢抱住怀中哥哥的遗像。
  “我的愿望实现了呢。”
 

文言文势力再次登场

唧唧复唧唧,Bella当户织,不闻机杵声,惟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教堂大点歌。歌曲十二首,首首有Bella名。神谕者无大儿,Bella无长姐,愿为市鞍马,从此替哥唱。 
东市买音响,西市买麦克风,南市买舞台,北市买十字架。旦辞哥哥去,暮至草原边。不闻哥哥唤女声,但闻草原流水鸣溅溅。但辞草原去,暮宿古兰德镇。不闻哥哥唤女声,但闻普爷小鸟鸣啾啾。 
万里赴教堂,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圣光照长袍。Bella百破音,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卢西,卢西坐教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刀。卢西问所欲,Bella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与卢西打一架。 
哥哥闻女来,出郭相扶将。费里闻友来,当户理红妆。弗拉闻Bella来,磨刀霍霍向国设。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唱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大雾),对镜贴十字架。出门看火伴,众人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Bella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Bella是雄雌? 

《伊使异色》

《伊使异色》
费里将使异色。卢西闻之,谓左右曰:“费里,黑塔利亚主角也。今方来,吾欲辱之,何以也?”左右对曰:“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卢西而行。卢西曰:‘何为者也?’对曰:‘罗维也。’卢西曰:‘何坐?’曰:‘太丑。’

费里至,卢西赐费里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卢西。卢西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罗维也,长得太丑。”卢西视费里曰:“常色固善丑乎?”费里避席对曰:“伊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罗维生长于常色界帅,入异色则不帅,得无异色之水土使民不帅耶?”卢笑曰:“ 帅者非所与熙也,老子反取病焉。”